人生啊……地不熟。

【双璧共倾杯】七夕(戌时)
一直在屏蔽我自闭了

老狗

出门之前妈妈和他说:“儿子,你想办法把那条狗赶走吧,怪脏的,天天赖在门口。”

他打开门,果然又看见了门口那条老狗。

黑的板凳狗,胡须很稀疏。身上一块一块的狗癣,还有被其它狗咬出来的伤。瘦的皮包骨头,毛黏成一绺绺,走几步就呼哧呼哧的。脸上黑毛里夹着斑斑的白毛,舌头耷拉下来。看到他还是很高兴,毛都快掉光了的尾巴甩啊甩,张大了嘴露出几颗残缺的牙。

那只狗向后退,露出护着的一块脏肉。往他这边推了推,甩着尾巴,喉咙里小声的呜呜着,不知道在干什么。

他嘴里叼着片面包,一脚把肉踹出去老远。

狗哀嚎了一声,瘸腿颠颠地去把肉够了回来。

他没理狗,推出自行车。狗在他面前叼着肉,他恐吓:“起不起?不起我...

【忘曦】卿卿

*随便摸的。非常短非常短非常短。文风仿照世说新语未成功,半文言。

*京剧那篇有点长有点难搞,昨天忘了保存了一下子都没了qaq我正在重新弄它!!死了


昔者泽芜君与含光君有私,尝夜往静室。敦伦之间,含光君常卿泽芜君。

泽芜君曰:“卿者,长称幼也。汝卿兄长,为礼不合。”

含光君携其手正色曰:“亲卿爱卿,是为卿卿。我不卿卿,焉有他人卿卿乎?”

泽芜君笑曰:“自当全君雅意。”素宠嬖含光君,乃恒听之。

夷陵老祖闻此事,亦卿三毒圣手。三毒圣手遂驱之至犬旁,犬跃跃欲扑。夷陵老祖遂噤声,终不敢卿之。


END

有点烦摸个鱼透透气

是置顶哦。

顾琴筠尾。
骨科年下中毒患者。

-再加一条。德云狂热女孩离我远点,别给我瞎瘠薄护你追的东西的犊子,唱几首窑曲就觉得自己怎么的?也别跟我杠我不喜欢相声,老子听相声的时候你不知道在哪呢。闭上狗嘴,滚。(请勿对号入座,我很高兴能和拎得清的小姐姐们探讨相声。) 

-讨厌傻逼和ky,平常是安详老奶奶脾气,有时候一点就炸,总之很怪。喜欢可爱小姐姐,欢迎来找我玩。

-年下骨灰级爱好者,年上(尤其是有年龄差)天雷,一辈子最恨priest及其nc粉,千万别在我眼皮底下蹦哒,否则立刻化身人间杀妈客。

-底层文手词作,是个不会说相声的天津人,好的是一口曲艺一笔书法(然鹅字很垃圾。),很...

不是很懂为什么字越来越丑。

【忘曦】花好月圆

*猜猜是亲情向还是非亲情向?OOC归我。

*写作BGM:许镜清《天府乐》

*魔改原文。先把原文放出来:

蓝曦臣和蓝忘机并肩,于金星雪浪的花海之中缓缓而行。

蓝曦臣随手拂过一朵饱满雪白的金星雪浪,动作轻怜得连一滴露水也不曾拂落。他道:“忘机,你心头可是有事,为何一直忧心忡忡?”虽说这忧心忡忡,在旁人看来,大概和蓝忘机的其他表情没有任何区别。

蓝忘机眉宇沉沉,摇了摇头。半晌,他才低声道:“兄长,我,想带一人回云深不知处。”

蓝曦臣讶然道:“带人回云深不知处?”

蓝忘机心事重重地点了点头。顿了顿,又道:“带回去……藏起来。”

蓝曦臣登时睁大了眼睛。

他这个弟弟,自从母亲去世之后,渐...

【忘曦】妓

*甜甜的!!!OOC严重,毫无逻辑。

*别屏蔽我求你。


蓝涣会笑,然而仅仅是会笑而已。没有技巧,却要靠此养家,养他那个不会笑的弟弟。他一直很引以为豪的,蓝湛是学校中的优等生,在本国顶尖学府里也出类拔萃,赢得了奖学金。他是大学肄业,费尽了心思要把蓝湛供上硕士,可蓝湛如今刚刚大一。

蓝涣学不来孟瑶,一笑便有万种风情。他年岁也委实大了些,和一班与他弟弟差不多的十八九岁的小男孩是竞争不过的。他只能清雅温煦地笑,低着头等候选择。毕竟他家道未中落时,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贵公子,四艺精通。倚楼卖春,他做不来。

然而没有人是要在这巷子里和他煮茶谈心的,他们一天忙乱过后,只想找一个人,潦草地做/爱,那人需要又娇又媚...

【忘曦微羡澄】江氏仇隙录

*短,沙雕,文风仿照世说新语未成功。半文言。

*打了羡澄tag,如有不妥请告诉我。


云梦莲花坞江氏有义子魏婴无羡,性甚顽劣,与亲子江澄晚吟交好。有姑苏蓝氏二子,长子蓝涣曦臣,少有令名,学富五车,端方雅正,五陵年少争聘之。江宗主枫眠以重金延为西席。次子蓝湛忘机,事兄至孝,寡言语,性沉静,隐居于云深,时以为二绝于天下。

魏婴甚渴一晤,乃不报江澄,矫其之名,寄书语忘机曰:“令兄疾笃。”

蓝忘机衣冠鬊乱,狼狈至坞。疾请探视其兄。魏咋舌赞曰:“忘机如此,曦臣可死。”时月上东山,曦臣已寝,闻弟突至,迤迤然来。忘机惊曰:“兄长痊矣?”

曦臣莫解其故,曰:“向未有恙。”

忘机方省乃假书戏之,怒拔避尘向晚吟曰:“小...

【忘曦】楚天阔

*年龄操作,蓝曦臣大蓝忘机八岁

*没有射日之征等等乱七八糟,也没有魏无羡。

*蓝曦臣比较诱。此篇做《回首相看已化灰》的前篇可也。

*动画里有一幕,魏无羡扯了蓝忘机的抹额,蓝忘机提前退场,那时候蓝曦臣拍了拍他的肩膀劝了他几句,汪叽可委屈一直低着头,当时太戳了我立刻入坑👌

蓝湛将天子笑和瓷碗摆开,才说道:“兄长,湛此来,是想跟您,喝一杯。”

四岁。

他该戴抹额了。抹额是他的,尾部绣了一个“湛”字,是他母亲在灯下穿针引线绣的。两条抹额都绣上棠棣之花,要他们永修兄弟情谊。

蓝湛珍而重之,但他如何也戴不好,不是抹额歪歪斜斜,便是梳不进头发。蓝湛是个要强的孩子,见到这般境况,近乎急得要哭出...

【忘曦】回首相看已化灰

*老透明第一次发文,BE预警。以家族为重的病重涣。

*曹雪芹《红楼梦》:“能使妖魔胆尽摧,身如束帛气如雷。一声震得人方恐,回首相看已化灰。”谜底是爆竹。

“忘机……”他听到有人在轻声叫他,“什么时辰了……?”

他一下子惊醒过来,看到蓝曦臣额头上虚汗滚落,浸湿了抹额。这样一个人,这样曾经一个风姿俊雅,独步姑苏的人,也缠绵病榻,手指都瘦成一把枯骨。
“兄长……你醒了。”他伏在床榻前,不知是该悲该喜。“已经是亥时末了,还有半个时辰,就过新年了。”

今年的云深不知处远没有以往热闹。宗主蓝涣病重垂危,已经到了弥留之际,药石无医。病中又添虚悸,梁上蛇行,亦当成山崩。

“景仪和思追在何处。”蓝曦臣...

1 / 3

© 顾琴 | Powered by LOFTER